天艺故事坊

当前位置:主页 > 侦探故事 > 本文内容

办事认真的杀手-推理故事

发布时间:2020-01-23 12:25源自:未知作者:admin阅读()

      杰克是个杀手,和一般的杀手一样,他也有一份比较漂亮的履历:当过雇佣兵,做过保镖……他自己心里清楚,这都是假的,包括名字。
 
  办事认真的杀手杰克的专业技术很好,不过杀手这一行名气比技术更重要,他的名气来自于他的办’事认真。他经常接待一些挑剔的客户,比如要求一定要用刀不能用枪,又比如要在目标死前让他明白是谁找人杀的他,等等。杰克每次都能认真完成任务,因此获得了办事认真的名气。
 
  名气能给杀手带来生意,现在杰克就在谈一笔生意。电话里的声音是电子合成的,他知道对方用了变声器。对方显然知道他的名气:“很好,我就想找你这样的专家来帮我办这件事,因为我要委托你的活需要高超的技术,但最关键的还是认真!”
 
  客户自称卡特,杰克明白,这也是假名,这些不重要,只要他给的钱是真的就行了。
 
  按照行规,双方将这笔生意在一个网站用暗语做了备份,这样就要受杀手组织的监督。杀手组织是自发形成的,用来维护行业稳定。之前杀手大都是独来独往,但由于这种生意的特殊性,杀手和雇主之间往往互相不见面,连身份都不明确,因此产生了很多纠纷:有的杀手拿了预付款后就从人间蒸发了,有的杀手干完了活却拿不到后续的报酬。这种事靠个人能力去解决也不是不行,要浪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而且最后往往是两败俱伤。
 
  为了解决这个难题,杀手们自发建了“清洁工之家”网站,凡是在里面备案的活,一旦出现了问题,杀手们将联合起来对付理亏的一方。如果是杀手违约,那么下场就是被全世界同行追杀;如果雇主违约,那么不想死的话就乖乖付钱,否则也会被全世界的杀手追杀。这种强大的威慑力保证了绝大多数生意的顺利进行。
 
  一直到卡特说完生意的具体内容后,杰克才明白卡特说的认真最重要是什么意思了。卡特要求他杀死一对富翁夫妻:麦克夫妇。但明确要求要先杀死那个男人,至少半小时后再杀死那个女人。而且卡特告诉杰克,必须尽快动手,一旦过了后天,即使杀了人也不能算完成任务。
  这条件太苛刻了。杰克告诉卡特,两天内连杀两人本来就不容易,何况中间还要隔上半个小时,这简直是难到变态。卡特胸有成竹地告诉杰克:“明天这对夫妻将会乘坐游轮到海上钓鱼,他们钓鱼时习惯让保镖留在岸上,因为没人知道他们会在何时出海,而且他们的游轮没有明确标记,看上去和普通旅游公司的船没有区别。”杰克仍然觉得这事太没把握,但随后卡特开出的价钱让他无法拒绝。酬劳是二十万美元,先付十万,事成后再付十万。
 
  办事认真的杀手
 
  卡特提供的情报非常准确,杰克开着租来的渔船,用望远镜确定目标后,穿着潜水服从水下靠近了富翁夫妇的游艇。然后成功避开保镖的视线,隐藏在了游艇的缆绳圈里。
 
  富翁夫妇没发现他,还在专心致志地钓鱼,时不时交谈几句。杰克手里有枪,但如果他一枪打死了男人,女人势必发觉,一旦她通知了岸上的保镖,自己别说拖半个小时,连活着离开都很成问题。因此他决定耐心等待机会。机会终于出现了,男人到船舱里去了。杰克迅速溜过去,在船舱口,他和拿着一瓶红酒的男人迎面相遇。这男人没杰克想象中的苍老,只有三十多岁。在杰克的印象中,富翁都应该是白发苍苍才对。不过他也明白,现在是科技时代,搞高科技的富翁二十多岁也不稀奇。男人看到杰克,张大嘴还没喊出来,杰克就迎上去一手捂住他的嘴,一手将匕首刺进他的心脏,然后用脚背接住了红酒瓶。整个过程干净利落,没发出一点儿声音,比杰克想象的还要完美。
 
 
 
  然后杰克将男人的尸体塞到床下,自己藏到冰箱后面的角落里。如果是正常的情况,他可以把女人叫进来一起解决掉,但这次不行,让女人留在外面继续钓鱼对他是有利的。如果女人进来,自己就不得不杀她,但还不够半个小时。如果自己先擒住她等半个小时再杀,那就可能有一番搏斗,而搏斗中万一露出什么迹象,也许自已就走不了了。他相信,虽然现在岸上的保镖看不见船舱里的情况,但这船上一定有一些能和保镖联络上的东西。
 
  大概过了十分钟,女人对男人没有出来开始感到奇怪了。她冲船舱里喊了两声,没有听见回应,于是放下钓竿向船舱走来。杰克暗暗叫苦,离半个小时还差二十分钟呢。但此时已无可奈何,女人已经走进了船舱。杰克当机立断,从冰箱后蹿出来,对准女人的脸狠狠来了一拳。
 
  女人被打昏过去了,杰克马上把她捆了起来。他的心怦怦直跳,不知道整个过程有没有惊动岸上的保镖。杰克看看手表,还有十六分钟。他心惊胆战地等着,不知道岸上的保镖发现两个人都进船舱后很久没出来会不会警觉。同时他侥幸地想:船舱里有床,也许保镖会认为这两个人进来亲热了。想到这,杰克忍不住看了女人一眼,二十多岁的女人,很漂亮。他摇摇头,仍然想不通为什么卡特坚决要他等半小时后再杀这女人。
 
  五分钟后,女人醒过来了,看到杰克后露出了惊恐的眼神。杰克也觉得自己很残忍,杀手杀人是为了完成任务,不是因为变态,可自己现在做的事就很变态。如果在女人昏迷中把她杀死,她就不会多受这么多罪了。他轻声说:“你别怪我,我不是故意折磨你,我的任务就是这样,杀完那男人半小时后才能杀你。”女人绝望地呜呜叫着,却发不出声音。
 
  忽然,船上响起了铃声。铃声来自床头的一部电话,显然是岸上的保镖感觉情形不对了。杰克正犹豫该怎么处理时,电话的自动录音功能打开了,是个女人的声音:“嗨,汤姆,露丝,你们玩得开心吗?怎么不把手机带身上,记着早点回来吃饭。”电话挂断了,杰克松了口气,但他又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还有五分钟,杰克正想着哪里不对劲儿时,忽然发现海面上出现一条快艇。杰克一下子跳了起来,但他马上又松了口气,快艇在远处就转了方向,看来自己是多心了。
 
 
 
  杰克刚松了口气,忽然_二声巨响,船舱的玻璃破了,一个体型健硕的保镖湿淋淋地跳了进来。杰克被游艇分了心,竟然没能感觉到潜上船来的保镖!杰克反手一刀刺向保镖的脖子,这时第二个保镖也扑上来了。杰克知道今天的任务是彻底失败了,再拖下去恐怕会更麻烦,他从两个保镖中间冲出去,跳进了海里,用事先藏好的潜水用具逃离了现场。
 
  雇主的身份
 
  杰克在贫民窟中躲藏了三天。杀手们都有几个安全的隐匿地点,而且杀手之间也经常会相互帮忙,因为不知道自己哪天会需要别人的帮助。警方一边悬赏搜捕杀手,一边调查案件。开始警方对于杰克的举动很不解:如果他要杀死这两个人,他为什么只杀了男人,却把女人捆起来?如果他只是想杀死男人,为什么不逃走,反而在船上呆着,差点被人捉住?
 
  最后那个大难不死的女人解开了这个谜:
 
  “那是个疯子,他说要等杀死汤姆半个小时后再杀死我,他是个疯子!”警方又陷入了另一个谜:为什么杀手要这么做呢?
 
  这个谜显然比第一个谜要好解得多。警方调查了麦克家族所有人的账户情况。这属于非常举措,麦克家族是个与国家机密部门有合作的商业家族,麦克家族的账户是受保护的,即使政府也无权随意调查,必须总统授权。但这次是例外,因为麦克先生授权警方,所以行动很迅速。检查结果让人吃惊,麦克的儿子伦多有个新开的账户,这个账户刚刚转出去十万美元!所转往的账户也是新开的,可见这是一次秘密的交易。
 
  面对警方的询问,伦多否认自己和什么人有过十万美元的秘密交易,甚至否认自己开过这个账户。但警方很快戳穿了他的谎言:开户证件正是伦多的,而当伦多出现在银行经理面前时,银行经理立刻肯定地说:“就是这位先生来开的账户。”
 
  伦多仍然负隅顽抗,这次只承认自己开了账户,是跟国外一个财团做生意用的,绝没有雇用什么杀手。警方经过深入调查,发现账户开通后,只转过这一笔账,而且伦多无法提供财团资料。伦多又说他是在替海外一家赌场非法转账,从中收取百分之十的暴利。因为麦克夫妇对子女的管教很严格,伦多虽然打理巨额生意,但私人能动用的钱却不多。洗钱当然是违法的,但相对于杀人却无足轻重,显然这是在转移视线。警察调查发现所谓的海外赌场并不存在,那十万美元也不是从海外转进来的,而是在国内通过ATM机现金存入的。
 
  被杀死在船上的男人并不是麦克先生,而是麦克夫人的弟弟汤姆和他的女友。麦克先生原本确实计划要出海钓鱼,却因为临时有事去不了,正好麦克夫人的弟弟想带女友出去玩,就借给他们了,没想到却倒霉地成了替死鬼。而警方进一步发现,伦多在三天前就到外地谈生意去了,麦克夫人的弟弟是在他走后才来的。这个小概率事件使伦多的安排功亏一篑。伦多一定是想提前离开,这样麦克夫妇被杀他就可以免掉嫌疑,没想到却因此失败了。
 
 
 
  伦多对警方的推论矢口否认,但警方掌握的证据已经很充足,唯独缺少的就是两块拼图:杀人动机和尚未落网的杀手。当麦克先生听完警方的怀疑后,长叹一声,说出了一个警方不知道的秘密。
 
  原来麦克先生还有一个儿子莱德,是前妻所生,十岁时母亲就死了。前妻死后,麦克先生续弦,伦多是现任夫人的儿子。莱德因为母亲病死受了刺激,痴痴呆果,经常犯病。平时痴迷游戏,犯病时就住院治疗,这次在医院已经呆一年了。麦克先生觉得对不起大儿子,和律师商量下个月立遗嘱,把财产平分给两个儿子。伦多是反对的,他认为莱德痴痴呆呆的,只要保证他衣食无忧就行了,那么多财产压在他手上没有意义。但麦克先生总觉得小儿子生性凉薄,怕自己死后大儿子会受虐待。然而麦克夫人也站在伦多一边向他施压,麦克先生只好让步,决定分给莱德三分之一,给伦多三分之二。没想到,还没等立遗嘱,就出了这样的事。
 
  有了杀人动机,警方再次提审了伦多。伦多心理素质也真好,都到这地步了,仍然不肯招供。虽然他承认麦克先生说的自己对遗嘱有意见属实,但也只是提出意见而已。警方面对这样强硬的对手,竟然有些束手无策。麦克先生知道的已经都说了,麦克夫人由于受刺激过度,一言不发,警方也得不到更有力的证据。
 
  俗话说,天无绝人之路,就在僵局难破之时。警方忽然接到来自贫民窟的举报,说有一个深居简出的租客很可疑。看来五千美元的悬赏果然很诱人,这段时间经常有人举报自已家附近有可疑的人,但警方调查后发现不是流浪汉就是躲债的破产商人。没想到这次却真的把杰克堵在了贫民窟里!
 
  惊人的计划
 
  杰克虽然是个办事认真的杀手,但并不是骨头很硬的杀手,警方在小黑屋里对他用了点儿不便公开的手段后,杰克就把自己知道的事都说了出来。他在贫民窟里已经想明白自己杀错了人,此时既然被抓,顽抗只有自己吃亏。好在自己并不算出卖雇主,因为自已只是说出自己的所作所为,并没有透露雇主的信息,何况他也不知道雇主的任何信息。这样就不算违背杀手原则,也不至于在监狱里被其他杀手追杀。
 
  当杰克的供词摆在麦克夫妇面前时,麦克先生脸色惨然,不过他早有心理准备,还比较平静。麦克夫人却放声大哭:“老爷,我对不起你,我早该提醒你,可我没想到这个畜生真的这么丧心病狂啊!”
 
  大家顿时惊呆了!麦克夫人哭着说,其实一年前麦克先生有意立遗嘱时,伦多强烈反对无效后,就和母亲商量过要杀死麦克先生。当时麦克夫人惊恐万分,怒斥他丧心病狂,并警告他绝不能再这么想。为了保护自已的儿子,麦克夫人隐瞒了这事,并想尽办法说服麦克先生给伦多三分之二的财产。本来以为这样伦多能勉强满意,没想到他还是动手了。
 
  麦克先生怒吼:“既然你知道是这畜生干的,为什么案发后一直不开口?”麦克夫人绝望地说:“他毕竟是我儿子啊,我不忍心。而且我也不相信他真会连我都要杀死,直到抓到了杀手,我才终于知道他有多狠啊!”
 
 
 
  一直沉默的律师终于开口了:“他知道您是不允许他杀死自己父亲的。如果他不杀死您,您就可能告发他,至少不会让他继承遗产,所以他也要杀了您。退一万步说,即使您不剥夺他的继承权,以您和麦克先生对他资金的严格控制,他也得等到您死了才能动用遗产。”
 
  一个警察不解地问:“为什么他要求杀手隔半个小时再杀麦克夫人呢?”律师说:“现在你们警方验尸确定死亡时间,最多精确到半个小时之内。他是为了让你们能验出麦克夫妇死亡的先后顺序。”警察迷惑地问:“这有什么用呢?”律师说:“对你们是没有区别的,但对遗产分配却关系重大。麦克先生还没有立遗嘱,如果麦克先生先死,根据法律,财产自动转移到麦克夫人名下。然后麦克夫人也死了,作为亲生儿子,伦多具有第一继承权,莱德能分到的财产就很少了。”
 
  麦克先生想到伦多计划得如此周密,不禁全身彻骨冰寒,踉踉跄跄地回卧室了。麦克夫人愣愣地坐在椅子上,像泥塑一样。
 
  最终,伦多以谋杀罪被判死刑。商界少了个心狠手辣的继承人,杰克则在被囚禁了一年后上了电椅,杀手界里少了一个办事认真的杀手。
 
  在这段时间里发生了很多事,比如那个在贫民窟里卖了半辈子热狗的家伙领到了五千美元的官方赏金,杀手们并没有找他的麻烦。这是行规,既然当了杀手,被人抓和被人举报都是正常的。杀手联盟只管对付违约的杀手和违约的雇主,对举报者无害。
 
  麦克夫人在伦多被执行死刑的当天晚上服毒自尽了。她的亲弟弟死了,亲儿子也死了,她也没脸再和麦克先生生活下去,死对她来说也许是一种解脱。
 
  麦克先生也迅速苍老了,他的亲生儿子要杀他,他的妻子背叛了他,这些让本已不再年轻的他身心交瘁,不久,他也去世了。
 
  第二个杀手
 
  幕德从梦中惊醒,看到一个高大的黑影站在床前,他下意识地要去按铃,却发现对方的枪口已经指着他了。莱德镇定一下:“你是什么人,想要干什么?”黑影冷冷地说:“我是杀手,来杀你。”莱德愣了一下:“谁雇的你?我给你双倍的价钱,你走吧!”杀手摇摇头:“我是个办事认真的杀手,不能没有职业道德。”
 
  莱德惨笑一声:“好,我欣赏这样的杀手。你能进到我的房间,证明你是一流杀手。这样吧,既然我活不了了,我也不想让仇人活着。你可以不说你的雇主,但我给你五十万,帮我去杀了你的雇主。钱就在保险箱里,钥匙在我脖子上挂着,你不放心可以杀了我再去拿。”杀手苦笑一声:“这钱我真想赚,可惜我赚不到,因为雇我杀你的人已经死了。”
 
  莱德愣住了:“既然他死了,你能告诉我是谁吗?”杀手点点头:“你不问我我也会告诉你,这是雇主的要求。是伦多,他知道有人陷害他,可惜他没证据,所以他肯定得死。不过他还有笔钱在一个秘密账户里,他用这笔钱雇我查清真相后,杀了害他的人。这三年来,我一边查,一边找机会,今天是时候了。”
 
  莱德惨笑一声说:“这么说你都查清楚了?”杀手点点头:“你其实一直是装傻,不管是平时玩游戏,还是假装发病住院,都是你的掩饰。你在网上建立了一个虚拟的海外财团,并雇用了几个人做你的手下。因为你是傻子,所以没人查你的账,就是查了也会以为你花掉的钱是用在游戏上了。你父亲身边的人里也有你的眼线,那不光是用钱收买的,也是因为有人还忠心于你的母亲。”
 
  莱德点点头:“不错,保镖里有一个曾经是我母亲最好的保镖。他帮了我很多忙,我父亲的船临时借给汤姆的事,就是他告诉我的,也是他算好时间带着其他保镖上船救人的。”杀手点点头:“另一个人则是个职业骗子,他受雇于你去骗伦多,说他是海外赌场的人,要和伦多做地下生意。伦多拿到了预付款,想赚黑钱,就开了账户,并允许他用账户转账。结果这成了你陷害他的第一步。然后你用这个账户转账给我可怜的同行杰克,骗他上船去杀人。其实他能不能成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让麦克夫妇知道有人要杀他们,更重要的是让大家知道,这个杀手要先杀麦克先生,后杀麦克夫人。这样一层层查下来,伦多就在劫难逃了。只是可惜了杰克,他本来有机会不死的,你却给贫民窟里卖热狗的打电话,指点他一条发财之路。你还真够狠。”
 
  莱德沉重地说:“杰克的事我没办法,当时如果杰克不落网,证据还不够,我继母也不可能彻底对伦多死心。不过比起伦多来,我不觉得自己狠毒,我至少没想过要杀亲生父亲。就算我不陷害他,他也早晚会杀了父亲,父亲管他太严了,而他太热衷于享受。”
 
  杀手摇摇头:“我倒觉得你狠,因为你从十岁就装傻,这份心机和狠劲,让我想起来就害怕。”莱德惨笑着说:“如果你是我,你就不会这么想了。从那个女人进我家门起,她就没有一天不想害死我。等到她自己生了儿子,就更变本加厉了。如果我不装傻,恐怕早就死了。”
 
  杀手沉默了半天:“很让人同情,可我仍然得杀了你,我想你能理解吧?”莱德点点头:“我能理解,我说过,对于做事认真的杀手我是欣赏的。动手吧,之后拿走那五十万,帮我交给杰克的家人。如果杰克没有家人,就帮我捐给慈善机构。虽然杀手被正法并不冤枉,不过毕竟是我出卖了他。他是个办事认真的人,如果他不联系我,问我杀错人的事,恐怕谁也找不到他。”
 
  杀手点点头,举起了枪。莱德忽然想起一件事:“伦多什么时候雇用的你?案发后他就被警方控制了,他是怎么雇用的你呢?”杀手笑了笑:“这个我会告诉你的。”消音器发出“噗”的一声轻响,莱德全身一抖,心脏中枪。杀手凑到他耳边,轻声说了一句话,莱德嘴角竟然露出一丝惨笑,然后气绝身亡。
 
  尾声
 
  在案件的侦破过程中,有一个警察始终心存疑惑。但当时他没有证据,也想不明白这里面的蹊跷。伦多看出了他的疑惑,给了他一个账号,让他辞职,他答应了。他必须辞职,因为即使以后他查出了什么,伦多已死,也不可能为他翻案了。因此他只能是伦多雇来报仇的杀手。
 
  伦多的眼光和莱德同样精准,他选中了一个办事认真的人。世界上少了一个办事认真的警察,却多了一个办事认真的杀手。

欢迎分享转载→ 办事认真的杀手-推理故事

用户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02-2019 天艺故事坊 版权所有 备案号: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网站公告 - 广告服务